乔红:我是女摄像,重要比赛需要录像存底

乔红,奥运冠军,现任广东省乒乓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。   荷兰与北京有6个小时的时差,同业的其余中国代表团成员一到当地时间18时(北京时间零时)就困得不行了。我却能吃能喝能睡,把她们气得不行。我想,自己之所以在鹿特丹这么精神利落,除了由于心系国乒以外
,与在赛场上频繁遇上老朋友表情大好也有一定关连。   先说说刘诗雯在女单第1轮的对手、荷兰女将伊莲娜。她本年42岁了,是两个孩子的妈妈。我在现场给刘诗雯加油的时候,坐在我后面的就是伊莲娜的儿子。要知道,伊莲娜是和我同时代的对手,我们还在世界大赛中碰过呢。竞赛之后,我和刘诗雯打趣地说,幸亏你以4比0横扫对手,若是输了一局,我就切掉你的手指头,哈哈。   世乒赛单项赛的特性就是从早打到晚,我吃过早饭后坐着中国队的专车来到赛场,一直到早晨全部竞赛结束后再回酒店。这一来一回就要差不多两个小时,虽然国乒下榻的中国酒店就在有名的“欧洲瓷都”代尔夫特旁边,但是我也没有时间去参观。   我次要寓目马琳、刘诗雯、张超和木子4名广东队队员的竞赛,由于赛程太紧密了,我总是在场馆里钻来钻去,没跑几步就会遇到熟人。有我在日本打球时意识的队员,也有那时效力俱乐部的事情人员,我们都已很多年没碰头了,一起聊聊也挺开心的。   每次世界大赛,中国队的熬炼组还得选择重要竞赛进行录像存底。但是,由于开赛之初竞赛太频繁了,有时候他们兼顾不过来。我以前在中国队当熬炼的时候就已很熟悉摄像事情,所以明天看到李晓东指导忙不过来,就过去帮忙。于是明天和一些老朋友聊天的时候,他们都喊我“女摄像”,平常非常严肃的李指导也禁不住表彰我了。   (记者 杨敏 整理)
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mc-kingdoms.com

You may also like...